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热点评论 >> 内容

为什么占领世界的是福建浙江人,不是山东人

时间:2019/12/23 11:00:32 点击:

为什么占领世界的是福建浙江人,不是山东人|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发布时间:12-2106:52优质原创作者 应对风险的能力和方法,决定了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。 文|黄章晋 提到海外华侨,你想到的是哪里人? 是的,你会想起福建人、广东人、浙江人,甚至会想到更具体的潮汕人、泉州人、厦门人、温州人。 虽然山东、河北、辽宁、江苏同样有漫长海岸线,但海外华侨要少得多。 山东是北方华侨最多的地方,大陆海岸线长度与福建、广东相差不大,华侨总数为120万,不及潮汕华侨人数的十分之一。 你可能会说,这些地方与东南亚距离近。但是,近三十年中国海外移民主要是去发达国家,东南沿海没有地缘优势也没有历史传统。 为什么占领全世界的是福建、浙江、广东人,而不是山东、河北、苏北人? 当然,进一步细分,福建、广东、浙江境内,不同地区、不同民系的移民热情也明显有别。 在浙江,移民最多的地方是温州,丽水次之,而丽水移民又多出青田。这两个地方都是吴语和闽南语混合区,别于浙江其他地方。 在广东,移民最多的是潮汕地区和闽南语区,白话语区虽然临海,但移民热情一直不高。 这些地方习俗差别甚大,不过,他们有一个共性,就是异常抱团。是的,这些地方是宗族文化最浓厚的地区。 它们几乎也是同一发展模式:不依赖大规模外资,不依赖政府投资,完全是本地民营资本从小做大。 这些地方的经济成就,宗族文化或许才是最核心的因素。 · 浙江丽水朱氏聚族而居的河阳村 虽然宗族被视为封闭落后的象征,但在法律法规极不健全的阶段,宗族极大地解决了公司管理的信任问题和发展的融资问题。 有宗族纽带的企业组织,会表现出更好的耐心更强的抗压能力。负面典型是莆田医院,正面的典型,则是福建长乐的钢铁业。 很多人喜欢讲,世界钢铁产量第一是中国,第二是河北,第三是唐山,但少有人知道,长乐人开的钢铁厂,产能约为1.5~2亿吨,与河北全省相近。 为什么这些地方海外移民多? 早些年的移民,多为借钱偷渡等手段出去。这种链条长,不可控因素高的冒险,居然能变成一个分工明确的生意,离开宗族社会是不可想像的。 而宗族社会在传统社会的基本功能,就是抵抗不确定性的风险,稍微改造一下就可用于海外移民上。 而山东、河北、辽宁、苏北是高度原子化的社会,移民海外这种事,没有哪个人能承担它的巨大风险。 这就是为什么占领全世界的中国人几乎都来自福建广东浙江,而看不到山东、河北与苏北的原因。 但是,宗族社会只是特定地域残留的文化遗迹,离开熟人聚集的乡土社会,它的可存续性非常可疑。 更重要的是,它远不是一种理想的保障。 千百年来,中国船民能影响到的地方,从北方的山东半岛到南洋,都有妈祖崇拜,因为在现代科技诞生之前,海上航行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。 迷信,是为消除内心对不确定性的恐慌,发展出的一种超自然力崇拜。 一个社会人们集体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越高,人们就越是容易迷信。 所以,在容易泛滥的大河两岸,在完全靠老天降雨维持生计的农耕居民,天然就会对河神、龙王更熟悉,而成都平原、银川平原和江南地区,迷信热情就低得多。 但是,若论老天爷的天威难测,没有哪里可与中国东南沿海相比,所以,即使在今天,这里也是最迷信的地方。 今天,全中国最迷信的地方,莫过于香港,它几乎就是华人世界迷信文化的枢纽。 迷信系统可分两大类别,一个是禁忌避讳:不但不能谈不吉利的事,甚至连暗示都不能;一个是神灵祭祀,通过向神灵行贿,规避一切风险。 但是,同样的事,在欧洲却很难找到。 无论是威尼斯、热那亚,还是阿姆斯特丹、伦敦、利物浦,这些因为大海而生的城市,不但没有类似的妈祖崇拜,干脆就是人类理性之光驱逐迷信的灯塔。 · 福建妈祖祭祀 答案或许该从两个世界对待风险的方式来找。 公元前十世纪,为摊销海上贸易的损失,地中海的罗德岛诞生了罗地安海商法,制定了海上贸易所有受益人平摊货物损失的规则。 数百年后,罗马人为应对海损,曾向船主和商人按固定比例提取准备金。 · 制订海损分摊原则的腓尼基人 十二世纪开始,意大利半岛逐渐发展出海损、海难救助之求酬权、以船作抵押的借款等一套细密的间接保险工具。 1347年10月23日,意大利「圣·科勒拉」号商船的船长与一位商人签署的时限六个月的协议,它被认为是最早的现代商业保险协议。 双方约定,船长存一笔钱,若船只安全返航,这笔钱归该商人所有,若船只遇到海难则由商人赔付损失。 地中海世界诞生的这种风险观,把希望寄托在理性之上,与迷信看待风险的方式截然不同: 两者最根本的态度差别在于,相信超自然力量的试图回避风险,相信理性的试图管理风险。 管理风险的思路,先正视风险是一种不可规避的存在,然后再寻求如何把风险对个体的影响降到最低。 它必然会把风险看成是一种概率损失,并最终通过复杂而精确的计算,处理成应当正常计提的成本,就好比任何设备会固定折旧一样。 现存最早的现代意义的保险契约诞生于1384年。这张保单承保了从法国南部的阿尔兹运到意大利比萨的一批货物。到了1424年,热那亚诞生了第一家海上保险公司。 大概在同一时刻,郑和船队一次次杨帆,它的规模,无论是威尼斯、热那亚这些先行者,还是后来崛起的西班牙、荷兰和英国,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比。 但是,发展世界并占据大半个地球的,注定是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的远洋船。这是地中海地区漫长的保险系统演进史决定的。 虽然从威尼斯起航和泉州起航,船只事故概率相当,但威尼斯的商人们可以把奉献当成抽象的概率数据处理对待,而后者必须每次祈求妈祖的庇佑。 所以,只有在风险比大航海时代降低了不知多少个数量级的今天,妈祖的子民才能靠着宗族的力量,把商业拓展到遥远的西洋。 但是,宗族社会的庇佑力量极为有限。它只能保证熟人亲戚帮你在异乡站稳,不能保证你抵抗意外不可抗力的风险。 ——近十年来,巴黎骚乱,西班牙骚乱,英国骚乱、拉美骚乱……每次骚乱最大的损失者,既非富裕的当地居民,又非心怀不满的移民,而是倒霉的华商。 · 巴黎骚乱中被烧毁的华商仓库 依靠宗族社会崛起的华人,不像有着数百年风险对冲经验的西方人,现代保险概念极为淡薄,一不留神,就半辈子辛苦一夜清零。 风险经历最丰富的海外华商尚且如此,普通中国人的保险意识就更淡薄。 毕竟中国从解决温饱到略有资产,还不到一代人时间,多少还残留着组织和国家兜底,或者靠经济高增长来对冲风险的意识。 所以,对中国人来说,保险这个概念并不陌生,但绝少人有像样的保险观。 1979年中国内地恢复保险业务,但早期保险发展主要靠国有机构配合,计划体制残存时代,针对个人的保险很难推广。 1992年,寿险代理人机制传入中国,它复制港澳台和东南亚的个人营销模式,迅速引爆了寿险市场,复制了台湾的成功。 它的成功迅速启发了保险市场,但也埋下了中国人今天普遍对保险的抗拒和不信任。 据著名学者郝演苏估算,寿险业在中国发展的15年间,总计有2500万人做过或正在做保险营销。即每50个中国人,就有一个卖过保险。 这支野生大军,绝大多数成员未经专业训练,对产品的保障内容,投保要求知之甚少,加上迫切想出单,销售阶段动作变形,强调保险产品的收益性,忽略保障功能,不管用户是否符合健康告知,先签单再说。 接下来必然是大量投保前期告知不明确造成的拒绝理赔。 但是对保险的抵触和怀疑,保险销售的问题只占一半原因:卖保险的像站在马路上向你推销健身卡的,买保险的也像是买健身卡的——买保险只为图个心安。 在潜意识里,依然是一种买卡就回避风险的心理,并未通过主动选择和配置来管理风险。 尤其是,绝大多数中国人虽然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,但实际上是随时愿意相信超自然力的机会主义者。 一旦谈到保险,习惯中的禁忌避讳意识会自动变成抗拒意识,谈都不愿谈,自然谈不上风险管理。 今天,在中国真正获得广泛认可的只有交强险,这是因为每个被强制购买者,都通过自己或周围的经验,认识到风险是一种概率,保险则是一种最有效的管理工具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加盟 | 版权所有
  • 中国新闻观察网(www.zgxwgcw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